谶纬

硁硁然小人哉

某一篇蓄谋已久的脑洞

纯属练笔
百合

原创太难写了,尤其在根本搞不清楚自己写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的时候。_(´ཀ`」 ∠)

✪――――✪――――✪―――――
     

     我低着头,只沉沉地叹息,静立在墙边。

     “艾恩,”她的声音像是穿透层层迷雾而来,模糊不清,“我想给你讲一些往事。你听吗?”
     我仍不说话。别墅外的森林中不知是谁惊动了群息的鸟,林木萧潇声,鸟群的起落声,训练有素的犬吠声,人的嘈杂声,各种声音回荡在房间内,却又寂静到呼吸声如此沉重。
     她端坐在房间里唯一的椅子上,微斜了头,似笑非笑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 空气凝固。

     片刻后,我驱使着僵硬的身躯,跌跌撞撞地扑进她的怀里。跪在冰冷的木地板上,我紧紧抓住她的裙摆,任由泪水濡湿她的华服。
      隐约听见一声轻笑,她轻柔地用手梳理着我的头发,温柔但又不容拒绝地,在用另一只手抚摸着我的脸的同时,迫使我抬起头。
     “为什么要哭呢?”她俯下身子,在我耳边呢喃。浅褐色的睫毛轻扫着脸颊,深邃的双眼再一次,夺走我的神志。
    目光所向是黯淡的白墙,她的手冰冷,触碰着我的皮肤却滚烫。声音在耳畔又似天涯海角,卷曲的金黄色的发梢蹭着我的额头,还有她柔软的唇。
    “我……”带着哭腔的变调的声音从嘴里溢出,紧接着就被她接收。
     她在吻我。

评论